Tag Archives: 五校联考

五校联考 语文得分之感

昨天查到了考试成绩,令人惊讶的是,语文居然成了我得分最高的一科,74.5/100,我姐给的评价是:“过于的高”,详情出来后发现全省参考人数的99.0%比我低。这似乎与我平时倒数的语文成绩不大相符。

看到详细得分后,知道选择题对了8/10道,另外两道也得了部分的分,作文42.5/50,比平均分高出6分左右,但实际上,我并不觉得写得很理想。

回想考试的时候,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除了前面的主客观题,还有800字的作文,要是换成了平时考试的作文题目,我是如何也写不完的。但当时基本上是一气呵成,除了中途停下来想下某个字怎么写。换了平时,写得又累又没有意义,悲痛。

是啊,语文老师们因为自己对语文、对国学的偏爱,往往喜欢充满引用的文章,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如何用一个材料去附和各种主题,没有材料的就叫空洞说理。我迷惑了,难道引用一个可以附和各种主题,甚至完全相反的两个主题的材料,就有力了,不空洞了?这哪里是写议论文啊!

我们看看什么类型的材料最受考生欢迎。

第一类是无定论型,从好坏评价均可,于是写入文中,很好附和立场。

第二类是特例型,这一类不代表大众,但大众却经常被他们代表,由于是特例,各种方面都有,同样方便立场的选择。

第三类是名句型。这类因为与阅卷老师专业对口,会受到一定偏爱,虽然有时它说明不了任何问题,相信有不少人看过某本杂志,貌似是《格言》的那个“格言新解(貌似)”吧。

综上,我们可以很明白地了解到,高考作文不是用来说服人的(尽管很多时候叫“议论文”),而是用来取悦阅卷老师的。我想,这也是一种悲剧吧。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19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19

记今日五校联考笔试

在不经意间,一两个月过去,就到了笔试的时间了,等到昨天我才反应过来,还没有打印准考证。但是我是镇定的,毅然决定今天再说。

本来想的是早上在校门外吃面,顺便就把准考证打印了,但…突然发现不仅面馆没开,打印店也没开…实际上,我就没看到校门对面有哪家开了门的。看来只有去了考场再说了。

考场在成都华西中学,和上次物理竞赛是一个地方,于是我还一直以为这次考试会像上次那么水…到了考场,悲哀地没有找到一家打印店,整个十字路口都被我逛遍了,还拖着个同学一起,要看就要开考了,面对里里外外的安保人员,我才开始紧张起来(并且后来我意识到,这次监考或许就是高考的级别吧,虽然我没有参加过高考)…

当然,毕竟我是Vilic,在同学的配合下,成功地混入了考场,借着手机找到考室和座位号,然后一座教学楼的一楼奔到了五楼,结果发现,改教学楼最后一个是32考室,而我在36考室,于是,又从楼上飞奔而下,不得不暴露身份,咨询了底下的老师…不过老师倒是很热情,带我到了考室,听到我说把准考证弄丢了,便请示了下,叫我先考着,第一科考完去一趟考务室,然后问题基本就解决了,就等把准考证打印出来。

于是到了外面一家照相馆,因为看到有“印务”写着,便进去打印,不过…不过…天啊,居然上不了网!而且不是没有上网,而是今天出了问题!我顿时感到一种无助与无奈。

然后老板(其实不老)给我说,可以到对面网吧去拷过来,可偏偏这个时候,U盘不见了…于是又向她借了数据线,来到网吧,网管居然又要身份证,晕,我是带了身份证,但是还未成年啊…还好同学已经比较老了,拷贝完页面,赶紧打印并奔回考场,早上的风波才算平息了一下…

因为一早都比较慌张,没有吃早饭,考数学的时候肚子都在叫…考完数学吃完饭,等在考场大门口,等待开门。然后突然发现右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…我姐。不过她是来参加保送生考试的,在成绩上,我不得不承认,她高了我不止一个档次。话说说不定今天考完,她的高中生涯也就基本结束了…

差点忘了,这次我们的考试战线很长,时间上的,从早上8:30一直到晚上8:00,中途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考试和一个小时的休息交替进行…科目依次是: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理综(物理+化学)、特色测试。

到了最后一科考完,夜幕似乎已经降临了很久了,大家也疲惫了。其实我觉得外面的家长也不容易…当我走向大门时,依稀听到了掌声与喝彩,不是给特定的谁,而是给所有战斗到晚上的考生。通过家长们留出的一条通路,我们走出考场,周围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着,虽然不是为我,却也让我感到一丝慰藉。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196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1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