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高考

高考前一天的趣事

首先是一个同学给我们讲的。
此同学以傻笑著称,今天他所在考室的老师在核对时,看看照片,再看看他,说:“怎么不像呢?”然后此同学立马咧嘴傻笑,老师若恍然大悟,连声道“像了像了!”

然后因为我们学校在考区是最好的,老师嘱咐我们,如果有人问我们是哪个学校的,不能如实回答。此同学(记作A)和年级上成绩很好的一个同学(清北种子,记作B)同一考室,与另一个女考生(记作C)发生了内容大致如下的对话。
C:你哪个学校的?
A:反正很烂啊!
C:那你能考好多分嘛?
A:200多嘛(满分750)。
C:(转向B)你哪个学校的?
B:我们老师说不能说…(汗死)
C:到底哪个学校的嘛!
A:(插话)他跟我一个学校的。
C:你就直接说你哪科最好!
A:200多分就考个专科学校,你自己加一下哪科好嘛…
C:…

另外收到同学的短信,括号内为我的评价:
下面跟我念:
全部科目我已做好复习(这不自欺欺人么);
正常发挥我充满信心(我很清楚这是概率问题);
难易无所谓,上天会眷顾我(抱歉,我无神论者)。

最后之前两个同学从某人身旁走过,一个指着某人腿上的书说:“这个就是抱佛脚型的。”然后另一个说:“不是,他明显在耍手机。”说罢他用手拿开某人腿上的书,嘿,Bingo!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391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391

高考1天倒计时

坐在教室,听着歌,大腿上放着语文名句名篇,教室前的挂牌上显示着室温:23℃,穿着白色、单薄的长袖,有一丝寒意。手机和手放到了书下,明天的这个时候,已经是语文考试了。
两天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愿一切安好。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390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390

高考倒计时 99天

今天是元宵,也是高考倒计时破3位的日子,临近了。

上周开始做数学和理综的高考套题,数学做了一套半,理综做了三套,还是有一定收获的。马上打完这篇,又要继续奋斗了。

另外上周基本上没有带手机到教室,因为的确在这个上面耗的时间比较多。决定暂时戒一下,等到百天之后,就有电脑陪我了。有人说我喜欢玩手机,其实这是没有电脑的无奈之举。我与整个世界的联系基本上都靠它了。

我用手机和用电脑差不多,也不怎么玩游戏,就是看看网页,写写博客,时间充裕了整整代码(因为打代码很慢)。不过很显然,最近我的时间不怎么充裕了。

因为高一高二欠的比较多,高三下半期的时间也有限,所以我也不怎么听老师的课,自己弄,并坚信着会比听老师讲效率高些。事实貌似也是这样。

差不多咯,今天还有同学生日,该我们小组安排,幻灯还没有做完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75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75

五校联考 语文得分之感

昨天查到了考试成绩,令人惊讶的是,语文居然成了我得分最高的一科,74.5/100,我姐给的评价是:“过于的高”,详情出来后发现全省参考人数的99.0%比我低。这似乎与我平时倒数的语文成绩不大相符。

看到详细得分后,知道选择题对了8/10道,另外两道也得了部分的分,作文42.5/50,比平均分高出6分左右,但实际上,我并不觉得写得很理想。

回想考试的时候,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除了前面的主客观题,还有800字的作文,要是换成了平时考试的作文题目,我是如何也写不完的。但当时基本上是一气呵成,除了中途停下来想下某个字怎么写。换了平时,写得又累又没有意义,悲痛。

是啊,语文老师们因为自己对语文、对国学的偏爱,往往喜欢充满引用的文章,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如何用一个材料去附和各种主题,没有材料的就叫空洞说理。我迷惑了,难道引用一个可以附和各种主题,甚至完全相反的两个主题的材料,就有力了,不空洞了?这哪里是写议论文啊!

我们看看什么类型的材料最受考生欢迎。

第一类是无定论型,从好坏评价均可,于是写入文中,很好附和立场。

第二类是特例型,这一类不代表大众,但大众却经常被他们代表,由于是特例,各种方面都有,同样方便立场的选择。

第三类是名句型。这类因为与阅卷老师专业对口,会受到一定偏爱,虽然有时它说明不了任何问题,相信有不少人看过某本杂志,貌似是《格言》的那个“格言新解(貌似)”吧。

综上,我们可以很明白地了解到,高考作文不是用来说服人的(尽管很多时候叫“议论文”),而是用来取悦阅卷老师的。我想,这也是一种悲剧吧。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19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19

叹口气

刚刚一位黄老师的评论又触及到我的神经了,于是在此发点牢骚。

从小学到高中,身边的人们变得越来越“好”,但这种“好”却仍然没能让更多的同学拥有超越“高考”的梦想。的确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高考决定了未来的高度。当然,比起连“高考”这一梦想都没有的人,他们仍然要幸运很多。

而我却是一个叛逆的人。事实让我知道,我拥有多数人没有的脑袋。请不要认为我是为了炫耀,因为对此,我只当做是自己的幸运罢了。但有时自己又想,如果自己就是一智商平平的人,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?更快乐吗?

更快乐,我想是这样。至少到了现在的年龄,还会像更多的人一样单纯,不用看到,也看不到周围发生的一切。像其他同学一样,过着简单的高中生活,然后“考个好大学,找个好工作,讨个好老婆”。但,自己的能力反倒给了我叛逆的资本,太多的梦想反倒让我迷失了选择。我把自己的不满归咎于现在的教育,心想,教育本可以让自己更好地发展。

似乎没有人会觉得我在学科上的臆想、猜想与考试得高分放在一起有什么可比性。臆想,永远是虚幻的,猜想,别人早就得出了是与不是的结论。我就像个中世纪的科学家跑到二十一世纪来炫耀:或许有一种东西叫万有引力。在积淀了前人无数智慧的书籍面前,我被无情地藐视了。

的确,我的一些想法,一些发现又算得上什么呢?

或许现在的教育才是真理吧?我本不该去抱怨,也无力去抱怨。人们用最短的时间,最低的成本掌握了大量知识,通过这些实用的知识,大家在考场上得到了很高的分数。与一个只知道凭着自己的兴趣去发现,去创造一些与考试无关的东西的人相比,他们成功多了。

或许…又或许…

还有130多天便是高考,纵使我自认清高,也不得不在它面前臣服。我不是叛逆么?但我怕!同学的眼睛,老师的眼睛,父母的眼睛,它们盯着我,只逼得我妥协。妥协罢。

其实高中三年,本可以很有意义,对每个人。

Original link of this archive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06
本文的原始链接: http://vilic.info/blog/archives/206